bwPingu in the street
服貿?看不見。

2014.03.19. 反服貿黑箱,濟南路,立法院南側。

在畫面裡頭,我們看不到警察的臉,警察也看不到我的鏡頭。

馬政府和中國談好了兩岸服貿協議,先是想要用行政命令瞞混過關,然後又用拙劣的手段違反程序想要在立法院規避逐條審查。

想要這樣蒙蔽我們的眼睛?別傻了。

———————————————————————

關於服貿協議,更多訊息請看這一篇:

[攝影][台北]雞排妹在街頭。[簡單說]服貿協議有甚麼問題?

http://bwpinguworld.blogspot.tw/2014/03/blog-post_19.html

馬尾女孩們

捷運藍線的月台,穿著淺藍制服襯衫的女孩們側著頭看著前方,剛好都綁著馬尾,頭髮的長度也相仿,右邊女孩的用的髮圈是粉藍色,左邊女孩是粉橘。

女孩們這一側人少、遠處人多,這邊是學生、遠處那側都是大人,呈現出一種對於未來的不確定感,和我平常作品的風格不太一樣,但是也蠻有意思的。

三個月沒有在這兒貼新文章,主要的原因是在Blogger推出了在黑白世界裡的色彩:

http://bwpinguworld.blogspot.tw/

還沒有想好要怎麼建立這兩個部落格之間的差異性,而且要同時維持三個部落格的工作量已經明顯超載,所以這第四個部落格的更新優先順序就排在最後了。

曾經先後有兩個Y家帳號因為太久沒有使用被人間蒸發,為了保險起見,偶爾發一兩篇文章比較妥當。

馬年第一篇的主題是馬尾,也算是應了景,祝大家工作順利,闔家平安!

溫文龐克頭眼鏡兄

這位穿著白色T恤的眼鏡先生頭型不錯,剃光之後的背影還蠻有型的。

頭頂的長髮不像傳統的龐克那樣張牙舞爪色彩繽紛,無以名之,算是溫良派的變體吧。

又,這件T恤背後的那塊方形布替這件衣服增加了不少質感。

上了點年紀的龐克和兩鬢飛霜的學運分子有點異曲同工的感覺。

短裙女孩與人群

在台北車站地下層高鐵購票處與台鐵高鐵乘車月台通道的交叉口附近,畫面左邊穿著白色短裙的長髮女孩右手拎著星巴克的紙袋,左肩背著一個灰褐色的大包包,在人群中的感覺蠻有趣的。

這張照片也呈現了使用長鏡頭拍攝遠處的一大困擾,畫面裏頭經常會出現難以排除的人事物,在這裡就是正中央這位先生。

又,我在拍攝的時候有個大毛病,抓水平的能力很差,不過這張歪成這樣反而有一種往右邊傾斜的流動感,還不至於不好看。

力量和意志以及今天拆政府

 

在中山南路靠近徐州路口的人行道上,有著這樣的一行字,鐫刻文字末尾處左下角伴隨著小小的,昨天拆大埔 今天拆政府 的小貼紙。

上個世紀的台灣作家鍾理曾經書寫的字句,在飄落著葉片、黏著口香糖的人行道上,和黑底白字圖樣象徵的抗議活動竟然如此相符,不知道貼上這張貼紙的朋友可曾想過?

在生命的長河中,我們書寫著、觀看著,並且記錄著。

 

電影院屋頂的反射板有著奇異的弧線,光影和線條呈現出有如科幻片的氛圍。

People on the wall 牆上的人們

台北捷運中正紀念堂站地下層,花崗石牆面如同鏡子一般,映照著正在等車的人。

刻意把亮度調高,讓右側真實世界的人們踏在亮得有點奪目的地面上,想要塑造出一種如同天國的錯覺。

左邊畫面裏頭重複出現的中正紀念堂字樣以及雲圖銅浮雕和候車民眾的鏡像交錯著,與其說這是鏡面、反倒更像是和我們之間隔了一層粗糙玻璃的隔壁月台。

如果讓思緒飛得更遠一點,可以想像成這些人是在透明的花崗石裡頭生活著的人,和我們相望著。

如果魂魄就這樣被禁錮在石頭裡,不知道是甚麼樣的滋味?

————————————————————————————

現在回過頭看看自己從前發表的攝影作品和文字,比最近幾年有著更多樣化的嘗試和更豐富的獨白。

將來這裡可能會偶爾發表一些我自己覺得有趣的攝影習作,雖然不成熟,但是如果能夠被若干年後的自己看見,我想會是件有趣的事。

The second life of an old blog

image

無名小站眼看要熄燈了,我這兩天就像老鼠搬家一樣,下載檔案,下載照片,也替自己的部落格找新家。

從昨天傍晚開始,自動搬家系統大約以每小時兩百五十到三百篇的速度,把在黑白世界裡的色彩的3090篇文章一步步地搬到了Tumblr這兒。每隔半個小時看看進度,看著一篇篇許久未見的文章出現在螢幕上,還真是百感交集。

從2004年開始,在黑白世界裡的色彩這個部落格讓我在網路上陸續認識了很多有意思的朋友,在2005年到2010年之間、整理了相當多的攝影作品,也記錄了我們在世界各地旅行的足跡。後來因為網路生態的改變、2009年之後重心逐漸轉移到Blogger的Colors in the black and white world,網路生活慢慢淡出了無名小站。

網路上的分身就像是second life一樣,而在黑白世界裡的色彩搬到了新家,就好像second life裡面曾經很重要的一部分獲得了新生,說得拗口一點,就是second life又有了second life。這個版型雖然不支持中文標題,但是我的文章不看標題倒也無妨,有趣的是如果按RANDOM鍵的話,會隨機跳出一篇文章,我還蠻喜歡這個功能。

還沒有決定這裡將來的風格,但是內容絕對不會和既有的Colors in the black and white world以及旅次拾得這兩個部落格重複,目前的想法是也許偶爾寫寫雜感之類的文章,歡迎大家有空來看看。

這張照片是今年夏天在香港朗豪酒店的自拍照,鏡像的虛實把企鵝的上半身裁剪成了畢卡索畫中的人物。